您好,欢迎来到尊亿国际官网_【真.AG】 网站地图

产品展示

尊亿国际我省质监突查鞍山“水泥纸箱”厂家

2019-03-04 01:39

  在沈阳市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盛发蔬菜市场和十二线蔬菜市场内,装蔬菜的纸箱夹层里暗含水泥,水泥被当做蔬菜的价格卖,导致菜价被推高,而纸箱厂、包装箱零售商、蔬菜批发商三者从中渔利。

  历次见报标题:《一箱芸豆夹3斤水泥 蔬菜批发市场包装纸箱有玄机》《靠“水泥纸箱”增重涉嫌消费欺诈》《全省严查“水泥纸箱”违法行为》《省质监调查“水泥纸箱”源头》

  晨报讯(主任记者 虞禄洋 记者 赵威 孙帅)4月2日下午,受省质监局指派鞍山市质监局稽查部门执法人员,联合鞍山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工作人员突查水泥纸箱厂家。

  此次检查的水泥纸箱厂家,正是本报记者根据知情人士举报后暗访的水泥纸箱厂家之一。

  记者跟随检查人员突击进入这家名为“国畅”纸箱厂,该厂工人正在生产用于装蔬菜的水泥纸箱,墙上的水泥纸箱生产计划标明当日的水泥纸箱产量是8000个以上。

  当日,鞍山市质监局稽查部门执法人员现场对纸箱厂的纸箱产品进行了抽样,鞍山市质监局稽查部门执法人员表示,质监局将委托权威质检部门对抽样产品进行抽检,按照产品执行的标准进行检验,如果发现纸箱厂生产的产品有严重产品质量问题,将按照相关法规,责令企业整改并对其进行处罚。

  4月2日下午,记者与质监部门的执法人员进入“国畅”纸箱厂区,生产车间里的机器正轰鸣作业,两辆大货车停在成品仓库旁等待装货。

  正对厂门的生产车间里,10余名工人正在操控机器生产纸箱。一张张涂着灰白色粘合剂的瓦楞纸板堆放在车间里等待加工成纸箱。

  靠近车间右侧的小屋里不时冒出一股股白色热气,记者随执法人员穿过小屋,走进黏合剂加工车间,车间地面上蓄积了厚厚一层灰白色粉末,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圆形搅拌槽被厚厚的灰白色胶黏剂包裹,里面存放大量的灰白色的黏稠状物质,旁边堆放有数十袋用编织袋包装的灰白色的粉末状物质。

  纸箱厂老板告诉执法人员:“这是石粉,山上石头磨出来的,用来调重量,和黏合剂混在一起搅拌,能增加纸箱强度。与石粉混在一起搅拌的黏合剂叫水玻璃,是一种轻胶。”

  在纸箱厂原料库房门口,挂着一块黑板,上面清晰地标注着4月2日当天的订单量:“4月2日,紫茄子5000,绿茄子3000,服装箱1000。”

  纸箱厂老板透露,这种“秘制”纸箱不到两年时间,平时厂子也生产一些不加石粉的轻箱,不过与轻箱相比,加重的纸箱更受客户欢迎。订购纸箱的客户多为菜贩子,冬春季节属于纸箱生产旺季,夏季生意冷清,企业自然就停产了,也就是说纸箱厂的生存全靠蔬菜商订单。

  “用石粉加工纸箱,”纸箱厂老板称,除了加重,还能增加纸箱的强度,此工艺并非自己企业的“专利”,在辽宁黑山、绥中,及河北和山东等地当地不少纸箱厂使用这种工艺加工生产纸箱产品,而这些纸箱大多用于盛装蔬菜。

  “你不做别人还会做,工艺和我们一样的厂子,我一口气能说出五六十家。”在纸箱厂老板看来,瓦楞纸箱由于没有强制性的国家标准,企业为了生存,只能根据客户需求去生产纸箱,否则生意就会被别家企业抢走。

  “我们主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去做,没有统一的标准。”纸箱厂老板告诉记者,纸箱里的石粉重量也完全根据客户的需求添加,有些厂子生产的加重纸箱,一个鸡蛋箱里能加8斤重的石粉,这些加重的鸡蛋箱主要流入南方市场。

  纸箱厂老板坦言,如果有个强制性的统一标准,让企业生产纸箱时明白哪些东西不能使用,有明确的参考,比如:要求所有的纸箱企业生产过程中都不允许加石粉等杂质,才能指导企业生产合格的产品。

  “最好是再抓得狠一点,罚得重一些,大家永远都不加杂质生产纸箱,这样对于每个企业才公平。”纸箱厂老板说,目前国内纸箱行业确实应该规范一下,让企业明白做违法的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

  鞍山市质监局稽查部门执法人员现场对纸箱厂的纸箱产品进行了抽样,相关负责人称,摆在监管环节的最大难题是,有关瓦楞纸箱的推荐性国家标准里没有涉及添加物的具体规定。国家有关瓦楞纸箱的标准有待完善,我省也有必要出台地方性的瓦楞纸箱标准,从而规范纸箱的生产,纸箱生产中具体加什么,不许加什么,以此避免监管部门对纸箱产品是否为合格产品判断模棱两可,尊亿国际,摆脱监管环节遇到的尴尬局面。

  记者从国家质检总局了解到,目前,与瓦楞纸箱产品有关的国家标准主要有两个,分别为:CBT6544-2008《瓦楞纸板》国家标准和GB-T6543-2008《运输包装用单瓦楞纸箱和双瓦楞纸箱》国家标准。不过,上述国家标准并没有对瓦楞纸箱和瓦楞纸板中“是否允许添加水泥”作明确规定。

  CBT6544-2008《瓦楞纸板》国家标准起草人之一、广东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高级工程师项署临明确表示,该标准中确实没有关于“是否可以添加水泥”的表述,但“水泥纸箱”仍为不合格标准。

  “瓦楞板应该是中空的,所以才叫瓦楞。现在有的商贩(小企业)在中空的里面灌一些水泥、沙石等杂物,多是小企业、民间作坊(的做法),为的是短秤。”项署临介绍,按照现行的国家标准,这种“水泥纸箱”是非常规的产品,因为没办法做性能测试。

  项署临还表示,“在做黏合测试时,需要将9根针插入面纸和棱形纸之中,将其剥离开,现在瓦楞中被灌上了杂物,没办法去实验。”同时他也否认了纸箱中添加杂物可增加强度的说法,“不一定能够增加强度,瓦楞纸箱增加物理强度需要从纸的克重、胶水、类型板上做改变,添加杂物可能会破坏物理性能。”

  本报记者就水泥纸箱问题专访了GB-T6543-2008《运输包装用单瓦楞纸箱和双瓦楞纸箱》国家标准起草人之一蔡少龄,他同样认为,“水泥纸箱”是不合格产品,“他们为什么往里面加水泥?当然是为了增重。纸箱,顾名思义,是由纸做成的,往里面加‘水泥’,已经失去了纸箱的特性,肯定是不合格产品。”

  蔡少龄推测,这种“水泥纸箱”在强度、抗压性上无法符合国家标准。比如在标准中规定,“瓦楞纸箱摇盖经先合后开180°往复5次,检验其面层和里层是否有裂缝”,但记者实验5次后,“水泥纸箱”的面层和里层均完好。

  上世纪70年代,对于这种为牟利而恶意加重的纸箱他曾亲眼见过,但几十年来,这种纸箱未消失反而“工艺”日臻完善,让蔡少龄备感惊讶,“我只能说这些人太‘聪明’了,什么方法都能想到。”

  有人提出,可否在瓦楞纸箱上标明自重,让恶意加重无法遁形呢?蔡少龄认为,这种方式也并不可行,“瓦楞纸箱的图案除需符合标准外,是否标明自重需要厂家和客户协商,客户的需求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既然如此,那么现行标准是否有可更改的空间,以适应“水泥纸箱”这种利益滋生的怪胎?两位国家标准的起草人均否定。蔡少龄表示,“国际上没有这样的先例,标准上无法做出这样的更改。”项署临坦言,不可能把所有不能添加的东西,都写进标准,那么标准一本书也写不完。杜绝这样的现象除了国家标准,还要靠行政手段和商家的自律。本报主任记者 虞禄洋 记者 赵威 孙帅

返回